河北国呈科技|河北国呈电子|空气质量监测|无人机应用|

真人娱乐|官网

示例图片三
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资讯

当物联网产品研发部来了个互联网产品经理……

2016-09-26 11:19:27 真人娱乐|官网 阅读

 iot101君 物联网智库

作者:iot101君

物联网智库 原创

转载请注明来源和出处

------   【导读】   ------

东非大裂谷,那就是我们之间的gap!



依稀记得去年今日,秋高气爽,万里无云。

空气里带着一丝异样的气息,好像隐隐要有什么大事发生。

果不其然,老板在全体大会上负手而立,语气坚定:“我昨日夜观星象,发现物联网将是未来大势,变则兴,不变则废,咱们干起来!”

我在底下啪啪鼓掌,手掌拍的通红:“老板英名!老板威武!”


时隔一年,当我正在工厂里哼哧哼哧的调试硬件时,又察觉到了这丝异样的气息,心里估摸着得有事儿发生。


果不其然,老板领着瘦高的小H走到我跟前,喜气洋洋的说:“这是我从鹅厂高薪挖来的互联网产品经理,他之前做过的一款APP,注册用户好几千万。有了他的加入,相信我们是如虎添翼,下一个BAT指日可待!!”


QQ截图20160926105627.jpg


我将老板偷偷拽在一边,小声问:“老大啊,我们是搞物联网产品研发的,你弄个互联网产品经理,这叫什么事儿啊?”

老板一脸孺子不可教的痛心表情:“小W啊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你说物联网和互联网的区别在哪儿?”

我挠头:“物联网有个物字,当然得有硬件了,区分物联网和互联网就看有没有硬件,纯软件的那是互联网!”

老板一瞪眼:“那纯硬件就是物联网吗?”

我的气势顿时一弱:“不,不,物联网要软硬结合。”

老板拍拍我的肩膀:“这不就对了,你是搞硬件的,小H是搞软件出身的,你俩结合结合,一起搞一搞,给我弄个物联网界的iPhone出来,应该不是问题吧?”

我又一次鼓掌:“老板英名!老板威武!”




一周后,小H就拿出了一套高大上的产品方案。

老板看了啧啧称赞:“这想法不错,大火的可能性很高啊!”


我一听,老板都这么说了,那赶紧干呀!

带着研发部,哼哧哼哧就开始买元器件,做硬件开发。


大半个月后,小H急急忙忙的冲进来:“哎,我又研究了研究,发现当初那个方案里有几个地方有问题,需要修改一下……”

我沉默片刻,然后抓住对方的肩膀:“兄弟,怎么不早说,改不了了!”

小H一脸懵逼:“啊?怎么就改不了了?”

我摇摇头:“该投入的都投入了,不把你开始想的那个东西搞出来,不就白扔钱了!”

小H继续懵逼:“投了多少?”

我伸手比了个数字。

小H:“你这单位是元吗?”

我嘴角一抽:“万元!”


小H已经亿脸懵逼了:“我只是想验证个想法,为什么会投入这么大?我不知道结果,难道就不能再改自己的想法吗?”

我浑身无力:“你为什么会这样想?”


小H扶了扶眼镜,反问:“你知道啥叫精益创业吗?”

我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小H像看文盲一样看着我:“就是先在市场中投入一个极简的原型产品,然后通过不断的学习和有价值的用户反馈,对产品进行快速迭代优化,以期适应市场。也就是说,我要想做好一款产品,必须经过不断的验证,我认为的用户需求不一定是用户真正的需求,所以精益创业就是为了能不断验证我的想法,让我知道我做的事儿究竟是对还是不对。我做这件事究竟是多数人喜欢还是属于我的同类的少数人喜欢,所以我真的不知道需求是什么,我只能不断去试。”


我冷笑一声:“你之前是开发APP的吧,你知道硬件咋做吗?”

小H也摇头。


“开发一个硬件,只能按照你最初的需求,运气好了,半年后给你出个产品,运气不好了,一年也有可能。想改就得重头开始做新的,做一个要再投一笔这样的钱……我不知道精益创业,我只知道再改个两三次,咱们就都得去路边喝西北风了!”


小H:“这不是撞大运吗?”

“你说对了,这就是撞大运!

小H:………




虽然最初小H的想法很傻很天真。

但是不得不承认,这些搞互联网的,就是比我们这些搞硬件的思维活络,而且对新知识吸收的很快。


这天,他又跑过来。

“我研究了一下你说的那个硬件开发过程,有了一个想法。我们做软件的有个词叫重复造轮子,就是反反复复做同样的事。解决方法也很简单,同样的事做个库把他封装起来就OK,咱们物联网硬件能不能也这么搞?”

我嘿嘿一乐:“你说的很有道理,但是做硬件完全不是这么回事,重复开发不是说封装起来就完事的。”


小H纳闷:“为什么?”

我继续解释:“因为每一款的芯片特质不一样,就算我再熟悉的一个库,也得花几天的时间把一个库重新移植一遍,几乎要把每个细节调整一遍。你肯定会纳闷这样的事情怎么会发生?但是这就是做硬件时每天都会发生的事,再熟悉的协议,遇到一个新的硬件,都需要把他重写一遍。”

小H恍然大悟。


“不过你小子新想法就是多啊,不像我们,思维都已经固化了。”我这回是由衷的称赞。

小H嘿嘿一乐:“你们这些钻研技术的,做事太按照规范。为了了解硬件,我也去看了看相关的书籍,发现这种性格也难怪。硬件的些理论很多年前都定下来了,学习起来需要耗费很大精力,电子实验一般都不允许出错,按照注意事项一次成功,因为元件烧坏就没有了。而我们软件就不一样了,技术分分钟就颠覆了,开发语言那么多,学习成本也低,有新想法,可以立马尝试,不对就ctrl z呗。”


我听毕,若有所思。




虽然思维方式有差异,产品开发也没啥大进展,但这依然不妨碍我和小H建立了革命友谊。


这天,我俩下班后来到楼下的烧烤店,弄了几把羊肉串,整了一箱啤酒,两瓶下去,就开始酒后吐真言。


小H:“哥,我有一个问题一直想问下。”

我拿起一串:“你尽管讲。”

小H:“在互联网领域,我们这种人都叫互联网产品经理。为啥搞了这么久物联网,市面上也出了不少产品,咋就没有人叫物联网产品经理呢?”


我乐了:“你觉得啥样的人是物联网产品经理。”

小H:“我以前啊,觉得你们不就是写个应用往上跑嘛,和互联网能有多大区别?”

我摇摇头:“你做互联网,肯定懂软件。但是想做物联网产品,需要的更多。不懂芯片、模块等底层技术行不行?那不行,连个数据手册都看不懂对不上。不懂操作系统行不行?也不行!不懂供应链行不行?那还不行!这些都懂的有没有?可能有,那简直太珍惜了,应该上交给国家保护起来。所以哪有人敢说自己是物联网产品经理?”


小H点头,敬了我一杯。


我继续说:“物联网的产品设计大多数需要融入生态的思考,单纯做产品不能调动物联网上下游的生态力量进行协同,这样的产品不能被定义成真正意义上的物联网产品。所以物联网的产品经理既要懂软件,还要懂硬件,而且还得懂生态,懂人性。”


小H笑道:“我懂现在为什么物联网领域没有爆品了,恐怕真正的物联网产品经理诞生之时,就是物联网出现爆品之日。”

我也乐了:“爆品这个词就又是体现你们互联网人思维模式的地方了。物联网它是碎片化的,垂直行业的,需要深耕的,所以爆品是针对于手机这类通用型硬件的,物联网没有爆品。比如一个智能锁,就算全中国所有的连锁酒店都用了,和智能手机相比,出货量还是小的可怜。”

小H:“那该怎么说?”

“不如叫它子弹型产品(弹品),像子弹一样,精准的击穿某一立基市场。”


小H举杯:“那我们得为这弹品而继续努力了。”

“对,虽然任重道远,但为了弹品,干杯!”

Powered by MetInfo 5.3.14 ©2008-2019 www.metinfo.cn